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左*岸,

请告诉我你的名字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最恨的就是從親密到生疏,然後徹底陌生的感覺ノ

网易考拉推荐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以死  

2009-06-07 22:40:11|  分类: 傻豬作..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    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神话,能悖天地而立!

      从我记事起,我的生命中便只有父亲的影子,他含辛茹苦的既当爹又当妈。他常在我耳边埋怨。他说,你妈是个漂亮的女人;他说,漂亮的女人都不可靠;他说,你可不要向你妈一样;他说,你要一辈子只爱一个人......

      我那时尚不懂爱是什么,只觉得父亲对母亲的感情便是爱。但只不久父亲那种亲切的埋怨也不见了。那一年,我七岁,父亲自杀。

      起初我只锁了家门蜷缩在角落,看着父亲的尸体发呆,不食不眠三天。手里紧紧的攥着父亲留下的一封信,上面的字我大多不识,只觉是父亲留下的,便是重要的。父亲或许从未想过,他这样不负责任的丢下一个七岁的女孩来独自面对未知,那将是一个多么残忍的世界。

      到了第四天,尸体在微凉的秋季里开始发臭,那是一种恶心到呕的味道,我至今仍无法忘记。也许是饿到至及,我开始啃手指,直到指间有血渗出,甜甜的,让我更加贪婪。

      当家里来人的时候我的手已满布伤疤。唯一不变的是我依旧蜷缩的身体和惶恐的目光。那一天父亲死的第六天,也是我遇到他的一天。

     “小姑娘,你爸爸是什么时候死的”警察带着客套而虚伪的微笑。我呆呆的不说一句话,望着他们以厌恶的表情抬走父亲的尸体。

    “带回局里吧!”他例行公事的说。

     “我不走”我固执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阿远,别吓着她。一男子走进屋中。他的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温暖,不类与他们冰冷的制服,只有让人感到安全的微笑和很舒服的俊容。

        就从那以后,他便收留了我。他常说;“原本是陪朋友查案,没想到捡了这么大个女儿。”然后他会用依旧温柔的眼眸看我,对我笑,讲一些对他来说很幼稚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自从我跟他熟悉后,我一直喊他的名字“憬佑”。不是我不懂礼貌,因为我知道,父亲对母亲的爱便是一直喊她的名字,我也不想让一个“叔叔”的称呼远了我们的距离。那一年,憬佑27岁,我7岁。

       憬佑是个心理医生,所以一直到我上大学他都没有结婚,他说为了不让我受委屈。

       “万一我娶了个母老虎,我们熙若不就有苦都吃了。”他总是这样玩笑他的婚姻。其实他知道,我对他的依赖。

      那时刚到他家,我习惯了蜷缩在角落,他便悉心的抱我到床上,一遍一遍的将一些我听不大懂月和催眠的意境。直到午夜我安详的睡着时,他才可以睡觉。以至于后来,我十岁他让我一个人来面对黑暗时,我才发觉对他的依赖。我光着脚站在他门外,固执的直到他妥协。

      “憬佑,我嫁给你好吗?”20岁生日那天,我在餐桌前信誓旦旦的对他讲。

       他笑的很不自然,但仍努力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,“熙若大了,学会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没有”,我大声的辩解,“憬佑,我真的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喂?恩,好,我马上去。”不和适宜的电话,憬佑解脱一样的对我说:“王先生一会儿来做个心理调查,我得赶紧过去。”

      我没有说话,啃着自己的指尖,血,甜却苦。原本要对憬佑说的话,卡在喉间不得上下。

     后来,憬佑带回来个女朋友,一个三十多岁雍容华贵的女人。是他父亲故交的女儿,几年前离异,日间介绍给了憬佑。

      “这是你的女儿吗?挺漂亮的。”女人望着我淡淡说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却一起生活了十三年。”我针锋相对,谁让她与我抢憬佑。

      “那便是憬佑的病人了。憬佑一直是个好心人,原来对一个孤儿也如此呵护。”她的脸忽然边的很狰狞,字字刺着我的心。

      对“孤儿”着个词,我一直很忌讳。因为学校的同龄人总会以此来嘲笑我,憬佑便费劲心思搬迁到无人知道我身世的地方,而避免“孤儿”出现在我的脑海,街坊邻居也会将我们当做父女。可这个女人,以来便揭了我的最痛的伤疤。

      我望着憬佑问,“我是孤儿吗?你一直当我是孤儿吗?”

     憬佑抱着我,泪湿了他的大片衣襟,“不是,不是,熙若不是孤儿。”他心疼的拍着我的背,安慰着。

      “你走吧,我不想你再伤害她。”他边请严肃的让我产生幻觉,他将一直保护我,不会离开我。

      “我赢了,对吧?”带着胜利的微笑,我对憬佑宣布。

     他只是笑,却少了往昔的温暖,多了一丝莫名的愁绪。

     “憬佑他去哪里了,求求恁告诉我。”我焦急的问着憬佑的父亲。他却只是淡漠的递给我一封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熙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十几年了,也没听你叫一声叔叔,真的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你从一个七岁的自闭小女孩长扫如今的亭亭玉立,我真的很佩服自己呢!但羽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丰满的鸟儿是不需要别人照顾的,所以我要给自己放个长假。没有我的照顾熙若可不能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鼻子啊,也不用找我了,赶快找个对你好的男朋友结婚吧!我可一直都想看着我们的熙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穿上漂亮的婚纱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此止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憬佑

      我拿着信发呆,父亲当年离开时也是留下一长薄薄的纸,义无返顾的抛弃了我,而他如今也用一张纸推掉了我。

      我回到我们的家,蜷缩在角落,看着偷来的病历。李憬佑,男,40岁,心脏病。

       我笑,既然他不想让我见他痛苦的时候,那我又何必强求。至少我知道了一个事实:他是爱我的!否则怎会担心我见他步入死亡,又怎会留下一张自己无事的假言。

       憬佑,你可真傻的很,我与你生活十三年,耳濡目染也看了不是少的心理分析书,我怎会不懂你的心思。只是你不愿面对罢了。

     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以老。我们之间的鸿沟是一条世间定下的规则,你所担心的恐也只是这世事的杂谈。那么,憬佑,来世,我们在同一时间相遇,便可毫无顾及的相爱,对吗?

     刀片划过腕间,嘴角徒留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 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以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